我的冤种前男友是富二代小说_(江婉周然)全文章节阅读

时间:2022-6-2 作者:admin

我的冤种前男友是富二代小说_(江婉周然)全文章节阅读

我的怨种前男友是个富二代,特别有钱的那种。但他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却一直都在装穷,整整三年,他吃我的住我的,连身上穿的内裤,都是我拼夕夕9.9十条,给他团购抢的。可没料到,我以为他是清贫校草,父母离世,孤身一人闯荡社会的小可怜;却没想到人家是纨绔公子哥,山珍海味吃惯了,想尝尝清粥小菜换口味。

我点开热搜头条里的视频,男人松松散散的倚在豪车上,朝着镜头方向浅浅一笑,拍摄的显然是个女孩,镜头当即摇晃,进而爆发出一阵娇羞的尖叫,跟旁边的朋友说话。

“他在看我欸!真的好帅啊!”再之后,视频结束,跳回开头。短短十几秒的视频,我却反复看了几十遍。

这条视频是昨天爆出来的,标题是#赵子琦携新人出席活动,疑似恋情曝光赵子琦是新晋影后,豪门千金,更是娱乐圈出了名的真性情美人,30岁未婚,却从不避讳恋情,而且爆出的男友,还一任比一任年轻帅气。每次恋情曝光,都有不少人跪求她开班授课,教大家怎么钓弟弟。

甚至有人戏称,18岁的男孩虽然才成年,但当赵子琦的男朋友,却已经晚了。这视频刚爆出来的时候,死党赵玥就第一时间转发给了我。开玩笑似的问,“这帅哥好像周然啊,怎么回事,不会是你穷疯了,逼他去娱乐圈卖身求荣吧?”

我还没来得及回复,赵玥就又发了一条,“卧槽,不是像,这他妈就是周然,你快去看热搜。”我这才一头雾水的,点开了热搜。

之后就在热搜第一看到了刚刚那条视频。而且实在没想到,就这么一条简单的娱乐新闻,竟然还能多次反转

。最开始有人说周然是电影学院新生,跟赵子琦在一起是图钱图名,为了挤进娱乐圈。但很快有人打脸,说周然根本不是电影学院的,他是a大校草,家境一般,平时勤工俭学交学费,应该是因为缺钱,所以才被赵子琦包养了,这人甚至贴出了学生证当做证据。可还没过多久,这条爆料,就又一次被反转。

有人扒出,周然其实是丰正集团的少东家,老总周东平的独生子。不光是富二代,还是富二代中的战斗机,平时行动低调,勤工俭学,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而从小开始,赵子琦就一直是他的理想型,只是苦苦追求五年,女方均未回应。

而这次周然高调现身,也是因为赵子琦被活动方欺负,他才冲冠一怒为红颜,豪车出场给心爱的女人撑场面。

而赵子琦默认他的到来,应该也是变相承认了他的感情

。很快,跟随这条热搜而来的,还有一张照片。

周然眉眼冷峻,跟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对峙。而赵子琦则红着眼眶躲在他身后,一向张扬明艳的大美人,竟被男人的高大,衬出了一股小鸟依人的娇弱感。这照片一出,热搜炸了。照片虽然模糊,但却自带“年下专情富二代X明艳海王女明星”的故事感。而与此同时,微信上,我跟周然的聊天记录依旧停在昨天晚上。他跟我说,“好累,想你了,明天我们去吃火锅好不好。”我当时怎么回的来着。哦,对,我说。“你也别太辛苦,兼职累就别做了,我有钱,大不了我养你。”可现在回看,我在周然面前打肿脸充胖子的举动,简直就像个笑话。毕竟视频里的周然,浑身上下都是我不认识的大牌,光他手腕上戴着的那只表,就值一百多万。你说我一个月薪6k的打工人,在人家面前装什么富婆啊?我发过去的微博链接他还没回复。聊天框里的文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我却依旧没想好该说什么。我想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他到底是不是富二代,跟赵子琦又是什么关系。哪怕热搜上闹得沸沸扬扬,我却还怀着一丝希望,希望能听他亲口解释,告诉我一切都是误会,他的确骗了我,但都是被逼无奈。可没想到。删删改改一个字都没发出去的我,先等到了对面发过来的消息。只有三个字:“分手吧。”我一愣,手比脑子快的把疑问发了过去,“为什么?”“玩够了。”“哦,行,那你放在我家的东西呢?”“扔了吧,反正也不值钱。”

我是被赵玥拉出来喝酒的。她说我难得失一次恋,不借酒消愁,都对不起她这三年来吃的狗粮。酒吧里灯红酒绿,环境嘈杂。赵玥跟我碰了下杯,劝我,“没事,周然多帅啊,能睡到他也不亏,不然以你的工资水平,这种程度的小白脸你想包养都包不起,这是福气。”我端着酒杯一饮而尽,幽幽的盯着赵玥。”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啊?“她心虚一笑,“算了算了,我可对弟弟不感冒,喝酒喝酒。”说是弟弟,但其实周然只比我小两岁,他也很少叫我姐姐,只有在抱着我撒娇,问我爱不爱他的时候,才会叫上几声。音乐声震天响。赵玥说着喝酒,但其实酒量很差,几杯下肚就开始迷糊。而我明天还得上班。看着群里甲方那几条没回复的艾特,我狠狠叹了口气,打工人不配借酒浇愁。把赵玥送到家门口之后,又打车回了家。我其实有点想哭,但忍住了。我还想给他发消息,但也忍住了。除此之外,更多的还是觉得荒唐。整整三年,我们相处的点点滴滴,难道都是假的?他一句玩够了,就没了?我把头靠在车窗上,路不平,一下一下磕着我的脑袋。好不容易到了家。下车,冷不丁的被风一吹,头却更晕了。我索性在路边坐下,想等清醒一点再上楼。可才坐下没多久,就忽然有人走过来,挡住了路灯的光。我抬头,就看到了周然那张脸。他换了身纯黑的运动装,单手插兜,松松垮垮的衣服,被他穿起来却帅得有点过分。他居高临下的盯着我。说,“怎么这么狼狈,你就那么舍不得我?”我愣住了,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看我的眼神,冷漠的像个陌生人。我以前从没见过他这样。他以前,总是笑着的,跟我对视的时候,总会忽然靠过来,把我搂进怀里,用有点撒娇似的声音问我,“姐姐,今天有没有多爱我一点。”我总是摇头,说没有,然后他就会挠我的痒,逼我收回答案。而眼下,那些回忆让我的心脏隐隐作痛。我深呼吸,压下眼泪之后,才强装镇定的问了他一句。“到底为什么。”他没说话,只是挥了下手。一辆迈巴赫从路口开过来,停在了附近。车门打开,上面跳下来了四个年轻男孩,其中一个染着红头发的男孩朝我走过来,在我面前站定,问我。“穷鬼,还认得爷是谁不。”我花了很长时间,才把面前这个人跟记忆中的那张脸对应起来。“赵权?”“呦,记得啊,还以为你都忘了呢。”赵权往旁边退了一步,伸手揽住了周然的肩膀。他咧着嘴的样子,跟四年前一模一样。我是大二的时候,认识赵权的,我在a大读书,为了凑学费勤工俭学,其中一份兼职,就是当家教。赵权,是我当年教的第一个学生。他家境殷实,但成绩却很差,而且玩心重。第一天上课时还规规矩矩。可到了第二节课,就开始耍心思。他给了我五百块钱,叫我帮他隐瞒逃课的事,之后就准备跳窗户去打游戏。我没收那五百块钱,却也没能拦住他。担心出事,所以就给他父亲打了电话。但没料到,在我面前十分温润的赵爸爸,打起孩子来,下手却过了分的狠。赵权被打得动弹不得,甚至伤到了骨头,整整一个月下不了床。也是因为这件事,他开始记恨我。整天跑到a大骚扰,嚷嚷着要让我付出代价,逼我道歉。可收钱当家教,在孩子离开的时候通知家长,是我份内的事。他挨了打,在我预料之外。我觉得抱歉,但我却没做错什么。因此我直接忽视了赵权,当他不存在。而他后来也真的不再出现了。我当时还以为他三分钟热度,已经忘了这件事。可没想到再见面,会是这种局面。赵权观察着我的表情,似乎知道我都想了起来,嚣张笑着指了指旁边的周然,说,“这我哥,知道不,他跟你在一块,都是为了给我出气。”周然皱了皱眉,似乎欲言又止,但到底什么都没说。可我却全明白了。忽然有点想笑。我也确实笑了,我抬头看向赵权,问,“那现在,你也报复完了,咱们算不算扯平了?”赵权一愣,似乎没想到我会是这个反应。皱了皱眉,略带犹豫的点了下头。“算……算吧,反正我已经出完气了,不过,你不生气么?”我摇了摇头,笑得更开了,“没什么好气的,愿赌服输嘛。”“那没什么事我先回家了,几位少爷,玩的开心。”说完这话,我转身就走。上楼时,隐约还能听见身后传来的嘀咕声。“不是吧,这女的怎么一点都不伤心,不应该啊,然哥的魅力不会失效了吧,谈了三年,结果人家一点都没动心?”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林祁景沈璐》小说免费阅读-微小说林祁景沈璐

点击全文阅读 巡逻的保安拿着手电筒照着他们这边的方向,“你们是干什么的?哪个专业的?” 沈璐吓得立马就从梯子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