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梦(越春白绥)小说_三生梦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2-6-25 作者:admin

三生梦(越春白绥)小说_三生梦章节免费阅读

越春从来就没有家。

我是被遗弃在长虚山脚下的女婴,师父正好把我捡了回来,我五岁前不会说话,人人都觉得我是个小傻子,七岁测出灵根驳杂,毫无修炼天赋,我也猜师父会丢掉我,就乖乖地低着头站在那儿,可师父说,越春是我的徒弟。我这样留了下来。

我在地上爬,泪流满面。

我说:「师父,长虚门是我的家。我没有地方去了。」

师父的白发垂到腰,面容仍然年轻,他眼神淡漠地瞧着我。

「长虚门已养了你十五年。灵石丹药,不曾亏待你,你天资愚笨,如此已是仁至义尽。可从今往后,长虚门再容不下你这样心术不正的人。」

小师弟气得眼角发红,到底忍不住了,声音里满是怒意:「你明知道小师妹是纯灵体质,却故意引了她入瘴气,让她几欲生出魔气,所幸她大难不死,反而因此结出了一点雏丹。」

她入门不过一年,半年筑基,半年半步金丹。果然是天命眷顾的模样。

可是,我这样天资愚钝的人,就活该要给她做垫脚石吗?

我艰难地抬眼看小师弟,他与我同岁,是世家里头出来的公子,即使在人间也是尊贵身份,说话向来恣意。可我是真心将他当作朋友对待的。

一滴泪砸在土里,我想起瘴气过来的时候,我是怎样竭力地抱住小师妹,我的个子不大,却紧紧地把她护在怀中。我和她说不必怕,却因为魔瘴腐蚀我的肌肤而痛苦颤抖。

她叫我师姐,我就护着她。

我转过头,问白绥:「我没有害她。你也不信我吗?」

是白绥先说我歹毒,是他先用剑指向我的喉间。他曾经教我练剑,剑锋如风,他教我说,剑尖是要永远指向敌人的。

白绥眉间微跳,一双凤眼别开我的目光,捏着剑柄的手青筋暴露。

他顿了顿,说:「越春,做错了事要受罚的。」

乌山的月亮落下去,小师妹往前走,师弟怕我伤她,亦步亦趋地护她左右。

小师妹叫作楚谣。她婷婷站在我面前时,我正好看着她鞋面上的珍珠轻颤。

她轻声说:「师姐,我不怨你。本来就是多出了一个我,若不是我和师父师弟走得太近,你也不会生出怨恨,如今竟然害你成了这副样子。」

她大概愧疚,眼圈红了一半。

楚谣确实该愧疚,可是愧疚的并非这个原因。

我咬着牙拔出腰间佩的剑,催动身上最后一丝灵气,越春剑应力而起,直对她的额心。

剑尖还没逼近,便被卷落在地,剑尖贯穿了我的手心钉在地上,又挨了谁的一脚。

小师妹受了惊,左右都是人关心她。

我痛得不能自已。却从未如此清醒。

我是越春。在长虚门十五年。天资愚笨,性情顽劣。人人都说我歹毒,可我做过最狠毒的事情,不过是偷了后山的鸡。

师父亲手替我剥去灵根,却要我保持清醒,体验十二万分的痛楚。

他曾带我入修真的门,如今将仙门向我永远合上。

师父带回了一个小师妹,她眉眼娇俏,一年后,我没有了师弟、没有了师父。

长虚门不再是我的家。

师父毁我灵根时说,他不该把我捡回来的。

我灵台崩摧,却不能自已地痛苦。事到如此,我也没有再为自己辩护的必要了。

我当然有恨,我恨师父把我捡回来,却只把我当成一个顽劣的小猫看待。

师父,越春有错吗?

我知晓师父在修真界地位颇重,不过收了四个弟子,我如今不过筑基,丢尽了他的脸面,又不善言辞,若非当初他风雪路过,与我一起被丢掉的越春剑引得他驻足,我未必能得他庇佑。越春剑,是好剑。只是我并非他以为的天才。

瞧瞧,我都做了些什么事,我若是旁人,也该对自己失望至极。师妹进门来,光彩绝艳,旁人眼里,也该是我这个愚笨的师姐用尽拙劣的法子来害她。

直到害她差点入了长虚山下的瘴气。魔君谢长卿曾在长虚山下的瘴气中入魔,从炙手可热的天才成为人人惧怕的魔君,他提剑杀尽育养他的太清门。传闻魔障中残余他一分神识。

长虚门这才因此极其震怒。

忍无可忍,避无可避。

我抱着越春剑下山,长虚山下雪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