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包丽案开庭 将择期宣判

时间:2022-7-8 作者:admin

7月6日,红星新闻记者从包丽母亲处获悉,包丽男友牟某翰涉嫌虐待罪一案将于今日上午九点半在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开庭。包丽母亲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她已于9点20分来到法院门口参加庭审,据包丽妈妈透露,其代理律师在庭上会主张牟某翰涉嫌虐待罪和故意杀人罪两个罪名,“很多证据都能证明牟某翰是步步为营的让我女儿为他付出生命的代价,我希望追究他故意杀人的责任。”2022年7月6日,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依法开庭审理了被告人牟某某涉嫌虐待罪刑事及附带民事诉讼一案。因案件涉及个人隐私,开庭以不公开方式进行。法院将择期宣判。

北大包丽案开庭 将择期宣判

2019年12月,牟某翰和包丽恋爱交往过程中,牟某翰涉嫌肉体和精神虐待的情况被媒体报道,引起舆论关注。2020年4月11日,包丽被宣布医学去世,这年6月11日,牟某翰涉嫌虐待罪被刑事拘留。2021年2月15日,牟某翰涉嫌虐待罪被北京海淀区检察院提起公诉。

两人在交往过程中,包丽母亲了解到,牟某翰指责过包丽的外貌,嫌弃她不是处女,贬低和指摘她。“骂她的那些话,我这个成年人都承受不了。”但是包丽在抢救时,她的一位学长找到包丽母亲,向她表示就在包丽自杀的10多天之前,牟某翰还坚持自称自己是处男,他告诉同学,和包丽谈了很久恋爱,从来没碰过她。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该案件第一次开庭时间为6月23日,后因包丽母亲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庭审时间延后至6月7日。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包丽的母亲向红星新闻记者坦言,在刑事诉讼中她被列为证人出庭作证,但是她特别想以母亲的身份坐在法庭上,为女儿对牟某翰提出指控。“这次开庭有两个身份,一个是在刑事部分的审判时我以证人身份到庭,在附带的民事诉讼审理时,我又是原告人的身份坐在法庭上。我坐在原告人的席位上,就可以质问牟某翰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把我女儿一步步地逼死。”包丽母亲说。

有关附带的民事诉讼内容,包丽的母亲称“主要是赔偿包丽的医疗费”,据包丽母亲表示,包丽救治期间共花费93万元,目前包丽母亲自己垫付了10万元,此外牟某翰父亲的朋友曾几次前往医院交付医疗费用,“牟某翰父亲的朋友总共交了20万元医疗费,每次来我们几乎没有交流,就告诉我给医院交了多少钱,也没有直接给过我钱,现在还欠医院63万元。”包丽母亲说,在等待开庭的这段时间,她将和律师一起整理材料,补充证据,还会去公墓看望包丽。

此前,包丽妈妈曾向海淀区人民检察院提交了一份诉求意见书,希望检察院公平公正地对待包丽事件,并依法对牟某翰提起公诉,让他对自己所做的一切承担相应的刑事和民事责任。

意见书内文显示,包丽妈妈在恢复包丽手机聊天记录后,认为牟某翰对包丽不仅进行精神控制,还疑似打过包丽,并让她做出自扇巴掌、下跪等行为。

聊天记录显示,5月15日,牟某翰说:“我今天打你了,我不对,但是你今天不理我,你不对”, 而这还不是他第一次动手。5月14日,包丽与朋友的聊天记录中,她提到:“我总不能乖乖回去被他打吧”,其朋友回复到:“不过我真的很难理解95后还有家暴的吗”。两个月后,牟某翰说:“上次我让你扇自己,你装了半天,说自己不会扇,那你今天这么突然会了呢?你扇的真使劲”;7月13日,牟某翰说:“见到我的时候就跪下求我原谅你”。

↑媒体此前报道的包丽与牟某翰的聊天纪录 图据南方周末

“我女儿一直是我的掌上明珠啊,却被牟某翰扇巴掌、语言辱骂,这些聊天记录多到可以拍一部电视剧,我女儿就是在他的精神和身体双重打击下,让他逼死的。”包丽妈妈称,让她最不能接受的,还是牟某翰在包丽自杀当天,隐瞒包丽的真实情况,灌水催吐,没有及时告知老师和家属,延误治疗时机。

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19年10月9日,北京大学法学院女生包丽在北京市某宾馆服药自杀,送医救治期间被宣布“脑死亡”。据媒体报道,相关聊天记录显示,包丽自杀前,其男友牟某翰曾向包丽提出过拍裸照、先怀孕再流产并留下病历单、做绝育手术等一系列要求。包丽妈妈认为,牟某翰的折磨是导致包丽自杀的主要原因,而牟某翰对此予以否认。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