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时间:2021-12-23 作者:admin

  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陕西大三女生服毒身亡,临终前报警要求道歉,对方称自己没错,警方认为不属刑案

  7旬房东拒绝退还3100元租金和押金,陕西一名大三女生服农药后,经抢救无效不幸身亡,给亲人留下无限的悲恸。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称,自己是被房东逼死的,临终前甚至报警要求对方道歉,还给父母留遗言骨灰撒大海,对闺蜜说帮她照顾小狗狗。12月20日,她在西安火化。目前,相关部门正在进一步调查处理此事。

  

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程橙生前照片。受访者供图

  女生服毒后报警要求房东道歉

  12月20日上午,44岁的程忠喜和妻子在陕西西安将女儿程橙(化名)火化后,回到陕西商洛市商南县老家。

  此前,女儿的灵堂放在房东出租的房子外面,遗像在阴暗的角落处很难被发现,楼道窗户吹进来的风让人感到冰冷又刺骨。

  

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12月12日下午3:50,程橙给自己既是闺蜜又是高中同学的阿彬发微信称,“我在联志花苑11号楼出租屋里,我带了两部手机,一部苹果13,一部苹果XR,里面有我和房东任某的聊天记录和通话记录,帮我保存好,他说我死了会给我道歉的,我的小狗现在和我在一起,你可能要帮我照顾它几天。对不起,麻烦你来送我最后一程。”

  接到微信的阿彬联系不上程橙后,立即拨打110报警。

  同一天下午4:31,程橙给陕西公安12110短信报警台发了一条短信,“我现在在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联志花苑11号楼出租屋里,我已经服农药了,现手机静音接不到电话,接下来的事情交给你们了,谢谢。我的苹果13和XR手机屏幕上面都有我父母的联系电话,不用送我去医院,我不需要抢救,就算抢救也已来不及了,我只需要房东任某的道款尚可安息。谢谢你们。”

  接到程橙报警后,当地警方立即展开行动,迅速将她送医抢救。

  程忠喜告诉记者,12月12日下午,他接到西安市公安局站前分局自强路派出所民警电话,告诉他孩子出事了。

  当晚他和妻子赶到西安市中心医院,在病房见到女儿时她精神还可以,他们得知女儿喝了“敌草快”,已经洗胃了。程橙问妈妈,“我有救没有?”妈妈知道医院已经给了她不好的结果,但还是说会好起来的,“你买的是假药。”

  程橙说,“妈妈,我腿疼,脚冷。”

  妈妈将她的双脚暖在怀里。

  程忠喜事后得知,女儿是在网上买的“敌草快”,两瓶,喝了一瓶。

  12月13日下午2时左右,程橙给爸爸说了最后一句话,“你们一定要给我讨回公道,要房东道歉。”说完,陷于昏迷的她再也没有醒过来。

  年仅20岁的程橙,以这种凄惨方式,走完了自己短暂的人生之路,而留给亲人的是无限的伤心和痛苦。

  事后,警方认为该事件不属于刑事案件。

  聊天记录曝自杀源于租房纠纷

  事发后,程忠喜在女儿的聊天记录上找到了她自杀的原因。

  此前的2021年6月11日,程橙在西安市新城区租住了联志花苑小区房东任某的房子,那是两室的单元房,程橙租住了一间,租期一年,从6月14日到次年6月13日,房租每月1900元,电器、家具押金3000元。

  房租分两次交,双方约定第一次交房租时间是6月11日,第二次是11月14日。

  双方规定,“在租赁期内,乙方(房客)中途擅自退租,应按合同约定的一个月租金向甲方(房东)支付违约金,押金不退。”

  合同最后补充条款约定,“合同期内,如乙方想要转租,需要提前和房东协商,如经过房东同意,乙方可转租,转租成功后,甲方退还乙方押金以及剩余房租。”

  

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漂亮的程橙。

  程橙父亲说,因情况发生变化,10月31日他将女儿从西安接回老家商南县,女儿打算退租,然后他们一起打扫房间,将房子退给房东任某,当时任某说等扣完水电费后就返还押金。

  程忠喜提供的女儿手机微信聊天记录显示,从11月10日开始,程橙和房东任某就开始协商退房事宜。

  11月10日,程橙给任某发微信说,“叔,就是我昨天有东西忘在房子里,我去拿,里面有人住,那间房已经租出去了,押金和租金请给我退一下吧。”

  闺蜜阿彬说,程橙有一面穿衣镜没有拿走,回到房子后发现里面已经有人租住了,而且新的房客拿出的合同显示,任某将那面镜子标注为房东所有。

  当天13:59,任某给程橙回复称,“好的,叔叔会算清楚,该给你退的叔叔一定会退。”

  双方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程橙算了一笔账,大概意思是押金3000元,水电费500元左右,还有退一个月房租1900元,加起来任某应退她4400元。

  任某认为,叫人打扫卫生、擦玻璃、另外重设密码、卫生间花洒漏水、卫生间上的灯掉下来都要扣钱。

  程橙称当初任某验收时没有提到这些,为什么退押金时才提出来?她说任某招来新房客时,她完全不知情。

  程橙认为,花洒和灯本身就有问题,合同曾约定可以做饭,做饭时墙面自然损坏,她不承担赔偿责任,对玻璃上的油渍,她更不应该承担责任。至于任某认为的需要变更房锁密码的事,那是房东的份内义务。

  任某认为,程橙搬进来时花洒和灯都是好的,因为维修以及处理玻璃油渍,同时为了发布招租信息都需要钱,所以要扣除程橙的这些费用。

  任某坚持认为只能退还2000元左右。同时说,必须找到中介后才能退这些钱,而双方表示都找不到彼时的中介了,任某撂下话“找不到中介2000元都不会退。”

  女孩称要到法院起诉激怒房东

  程橙提出,“叔,最低你给我退3000元,再不行我真的只能上法院了。”

  后来,程橙将要退还的钱降到2500元,而这时任某因为程橙提出要去法院告他,便对她说,“你已经把叔叔说恼了。”任某称分文不退,“等你上(起)诉。”

  

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与房东的聊天记录。

  后来,程橙花200元找人写好起诉状。

  11月12日,任某主动给程橙发微信称,“你刚开始走上社会什么都不懂,叔叔在等你上(起)诉。”

  12月8日,程橙最后一次离家来到西安。

  第二天,她到西安市新城区法院交了66元诉讼费。

  当天中午12:18,任某给程橙发微信说,“你好,叔叔越来越觉得你很可笑,傻傻的可怜。本来是不值一谈的小事,到你跟前就这么的难,你到西安这半年中,也有幸福的回忆,也有被人玩弄的羞耻,这些你上当受骗的经历,你不敢把这些隐私告诉自己的父亲,怕自己父母难以接受,叫父母心中有难以磨灭的阴影。”

  程橙回复说,“你不要再刺激我了。”

  任某说,“本来是件不值一提的小事,由你父母几句话的事,你还要上(起)诉,那你就上(起)诉吧,叔叔有足够的耐心等你上(起)诉,因为叔叔还不(知)道打官司怎么打,很希望尝试一下。”

  对此,程橙父母给记者解释说,女儿谈恋爱分手,这是很正常的事,房东为何要如此侮辱她?

  当天下午2:25,程橙在网上下单,买了两瓶“敌草快”。

  程橙父母给记者提供了一段警察和程橙的谈话录音,程橙曾拿着农药去找房东任某未果。此前她为了讨回房租和那笔押金曾两次报警,在民警调解下,当天下午4:57,房东任某给她退了1300元。

  记者采访得知,任某曾算账称,房子虽然租出去了,剩余一个月的房租不退还,3000元押金因为他重新发布给中介,花掉900元中介费,再次租给新房客时少收300元再减掉500元水电费,所以只能退还1300元。

  接下来,程橙一再发话,甚至也有不文明语言,任某突然骂称,“你这婊子,我真恶心你。”程橙发微信回击,“无良房东退钱。”她给任某打电话,对方不接。

  

七旬房东拒退3100元租金押金,女大学生服毒身亡 警方回应

  遭房东辱骂。

  12月11日11:25,夺命的“敌草快”邮寄到了代收点。

  12月12日下午3:14,程橙签收了“敌草快”。

  程橙在该录音中一再说,房东说过“你服毒了,我就给你道歉。”

  一个小时后,她服下剧毒农药,被警方及时送医救治,但因抢救无效,不幸辞世。

  而此前刚买回来的小狗比熊犬“胖胖”,默默地陪着主人走完最后的一段历程。

  房东妻子说丈夫很抠门很暴躁

  12月17日,记者多次电话联系房东任某未果,随后联系到了他妻子伍某。

  伍某说,丈夫刚将她一顿暴揍,“他性格暴躁,一句话说不好就打人,都将我打骨折了,我都不敢住在家里,我躲到外面,他找到我就打。”

  伍某还称,她生了3个孩子,丈夫从不给她钱花,她原来是教师,因为超生失去公职,为了生活她经常在火车站附近跑摩的。

  她介绍说,丈夫今年71岁,他们原来住的城中村被拆迁了,大大小小赔偿了11套房子,但丈夫一辈子都很抠门,后来在她的劝说下,他卖了几套房子给3个孩子分了钱。

  记者最终辗转联系到了任某,他承认自己脾气暴躁,称以后不会再打妻子了。

  在程橙这件事上,任某说自己没有错,他还不知道程橙已经去世了,他建议程橙父母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事。

  记者问,双方约定只要房东同意转租,房子转租出去后房东就要退那3000元押金和1900元剩余房租,为何不给程橙退还剩余房租和押金,反而还要扣除那些钱?

  任某说可以面谈,又说采访他必须经过公安部门。

  12月19日,记者再次致电任某,他已将记者拉黑。记者换电话打过去,询问第二次发布招租信息是否真的交了900元中介费,在哪里交的。任某说,“你问她(程橙)去,以后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

  生命最后时刻称是被房东逼死的

  程橙母亲说,今年10月初,女儿就说心情不好,然后他们带她到西安市中心医院检查,10月6日女儿确诊为“双相障碍”。

  早在今年6月,在无明显诱因情况下,程橙出现心情差兴趣下降等现象。

  程橙的大学同学也是她高中同学小冯说,今年10月份程橙突然把微信头像设置成黑色,心情明显不好,程橙父母接她看病后,她还到程橙家去看望过她,能感觉到她明显有好转。

  11月1日,程橙给阿彬发来微信称,“就在今天晚上的某一刻某一秒开始想好好活下去了,对不起,前面让你担心啦。宝!”。

  对于程橙有这样的心情,阿彬很高兴,这样的聊天记录她至今仍舍不得删掉。

  程橙所在大学的一位女老师说,她进大学进行心理测试时都很正常,出事后老师几天都没有睡好觉,“毕竟我们朝夕相处两年了。”学校为此给程橙父母退还了专升本的学费。

  程橙的父母给记者提供了几段录音,有两段是和房东任某吵架要房租押金的,还有一段是12月9日程橙和房东吵完架,在网上购买“敌草快”后,似乎是给一个情感类电台打电话的倾诉录音。

  这段长达27分钟的录音里,她几乎从头哭诉到最后,电话那端女主持人在劝她,一直问她在什么地方,是否需要帮助,但她一直不说。

  程橙在那份录音中称,她从小受到别人欺负,大学同学都不和她玩,遇到房东任某后,她四处求助没有人愿意帮她,法官给房东打电话要进行调解,房东就是不接电话。

  孤独、无助的她告诉主持人,她要喝农药结束生命,情绪从开始激动逐渐变为平静。电话一头的女主持人一直在开导、劝说她。

  “我是被房东逼死的。”程橙将这段录音命名为“任某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程橙的父母说,他们很喜欢女儿,几乎至少隔一天就会给她发微信嘘寒问暖。

  程橙的手机屏保上写着一段话:爸爸妈妈/求你们了/死后别把我和任何人埋在一起/对/包括我的爷爷奶奶/我真的很喜欢大海/火化撒入海里吧/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