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上称二舅视频与掌握情况有出入 目前正在核实

时间:2022-10-7 作者:admin

“精神内耗”一词在2022年7月25日频登热搜,与此同时,“二舅”也走进大众视野。拄着拐杖,残疾的左腿是二舅的“标志”,B站up主“衣戈猜想”发布《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30小时后,视频播放量已达2300万。

镇上称二舅视频与掌握情况有出入 目前正在核实

有网友评价二舅的经历:悲苦却浪漫。更多的视角集中在视频中的旁白,在面对网友将余华与其相提并论时,衣戈说:“不能拿我这样的东西去侮辱名家的作品。”7月27日,衣戈发布博文:二舅和姥姥已不在小山村,直至大家已经想不起他们,希望大家对二舅的所有关切就简单地起于线上,止于相忘,渺渺神交一场。

“二舅”视频创作仅用两晚,谈起遗憾,衣戈告诉顶端新闻记者:“初稿4800字,后来删了1000字左右,很多东西没有放进来。”

做视频,是想了自己的心愿、心结

“二舅的视频酝酿了七八年。”衣戈说,“我没有团队,视频是由我和我媳妇拍摄完成,设备就是手机和云台。”

创作视频文稿时,衣戈仅用了两个晚上便写好了初稿,“视频里不光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事实上,我还删改了一些听上去具有传奇色彩的东西,做这个视频更多的是想了自己这么多年的一个心愿,一个心结。”

衣戈的视频中,不乏过千万播放量的作品,但二舅的爆火,出乎了他和爱人的预料,“我们完全规避流量焦虑做的这个视频,预估只有10万到15万之间的播放量。”

视频爆火时,衣戈甚至想不通原因,“不过我现在想通了,很多90后、80后从小在农村长大,在城市工作,但他们跟乡土还有很深的连接,可能我的视频里有些东西击中了他们。”在衣戈印象中,家乡似乎永远是冬天,因为只有过年才能回去,他也发出过感慨,“农村确实是日新月异,但是老人却越来越老了。”

“二舅的故事撑不起90分钟的电影”

二舅的故事发布后,目前视频下评论接近5万,有网友说:这更像是一部微缩的纪录片,一场时长过短的电影。

不少人建议衣戈将短片拍成电影,也确实有编辑和导演找他,不过,衣戈对这件事并不“热心”,他说:“实事求是地讲,二舅的故事撑不起90分钟时长的电影,电影中惯有的冲突和矛盾,二舅身上不是没有,但不够密集。”

起初拍摄时,二舅其实是拒绝的,“他认为只有明星才能拍视频,他不值得,后来我跟他说视频能对学生起到激励的作用时,他才答应。”

衣戈讲述,视频创作好后,二舅其实反对了两个地方,“第一个是竹签,因为二舅是免费算卦的,怕被批评封建迷信;第二,他最介意的还是和已婚女人的故事,我没觉得这是二舅的一个不堪的丑闻。”衣戈也想过不放这一段,倒不是考虑流量的原因,“我觉得没有这一段的话,除了残疾,二舅好像成了‘完人’。”

二舅其实只是短暂地治愈了自己

衣戈给二舅看的是删减版视频,对于此事,他其实有点心虚,“我告诉二舅视频火了,但他不上网,也没感觉,我和媳妇商量给二舅打3000元钱,就说是视频挣的,但她说二舅绝对不会要。”

衣戈解释道:“因为二舅有5个兄妹,他一个人全职照顾姥姥,其他兄妹每个人给姥姥的生活费,二舅从来都不要。”

谈起标题中的“精神内耗”,衣戈认为二舅其实只是短暂地治愈了自己,“我曾经给自己小时候定了一个目标,在我死之前,挣够1000万元,或者让中国50万人知道我的名字。生活在北京,我总是在出人头地和过好生活之间犹豫不决,但在二舅身上,我找到了评价人生的标准——饱满。”

至于往后的日子会不会精神内耗,衣戈也不清楚,“毕竟没有人能一直依靠他人根治自己的心理顽疾,我也是主动地靠近二舅,扒开几十年尘封的往事,对自己进行一次救赎。”

曾经只觉得二舅普通,但在北京工作立足后,衣戈回村站在远处观察二舅,才发现了他身上的自强不息。

除了对视频创作的鼓舞,评论里还有另一种声音,有人质疑衣戈加工了二舅的苦难,旁白有些可以升华,“又苦又难,有什么可升华?我讨厌升华苦难,所以才在旁白中调侃它、解构它。”

希望大家对二舅所有关切止于相忘

衣戈1990年出生,大学毕业后来到了北京,曾在某知名在线教育品牌担任历史老师,半年前离职,目前是半职业自媒体博主。在他的账号中,科普、历史类视频类型丰富多样。

“其实我更喜欢当老师,每天和十几岁的孩子们在一起,无论自己多少岁都觉得变年轻了,而且老师的身份让我更了解年轻人,尤其适用B站这种平均年龄层较低的平台。”衣戈认为,自己并不能和董宇辉相比,“他可以一直给人一些启迪,但‘二舅’这类能引起共鸣的视频,我做得很少,更多的是历史、鬼畜、科普等一些小众的。”

但因为二舅的视频爆火,衣戈更认可了自己,“我现在觉得我有点酷,从一开始明明认为播放量不会高,我还是要做,如今播放量高,有种站着把钱挣了的感觉。”

7月26日,衣戈发文称,不考虑让二舅直播带货,只希望他和姥姥生活在那个小山村。26日晚采访中,衣戈告诉顶端新闻·河南商报记者:“二舅从来没有用过马桶,也没有开过车,他所有的钱都给宁宁买了房子,镇上没有住的地方,让他去适应城里的生活太困难了。”

7月27日早上10点,衣戈发布博文,已经让宁宁开车将二舅和姥姥从小山村接走,暂时不会回村,直到大家想不起他们,希望大家对二舅所有关切止于相忘。

衣戈更担心其他草根类博主的“悲剧”发生在二舅身上,“二舅不是侃侃而谈的人,聚光灯会让他不自在。”

视频里,衣戈更想传递庄敬自强,“我这辈子只见二舅哭过一次,喝酒后他想起这辈子好像确实有点苦,他们兄妹几个抱在一起号啕大哭,但大哭之后,就又过了一二十年。”

有人给衣戈的作品打上了“农村题材”“传奇老人”的标签,衣戈并不想趁热打铁,“我不想马上回农村再找老人来拍,我不知道再上哪儿去找这样的故事。”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