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暗恋的男神竟是个死傲娇白歆然全章节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时间:2022-5-16 作者:admin

“不要再纠结这个了,已经没有意义。”老太爷嘴角露出高深莫测弧度。

白歆然也跟着苦涩地笑了笑,不用问了,这里除了跟她一起长大的好闺蜜能模仿出她的签名,还能有谁呢?

她最后一次看向她母亲安晓。

安晓双手抱胸,叠着腿靠在沙发上,低着头若有所思,却不曾再看她一眼了。

她沦落至此,一切都是为了把她母亲从监狱救出来,求乔旻洲答应帮忙才签下那份让她一无所有的协议书。

最后落得的结果如她当初所想的一样。

她,一无所有了。

连她最后一个亲人都失去。

她母亲此时此刻连看都不再想看她一眼,朋友没了,乔家没了,再也见不到关爱她的秋姨,还把最深爱她的二哥伤害了。

她跟乔旻洲的婚姻也走不到最后。

天意弄人,像冥冥之中注定她白歆然这辈子无牵无挂孤独终老。

她含着笑意,泛着泪光,缓缓说了句:“我上楼收拾东西。”

说完,她转身。

老太爷指着茶几的支票:“把钱拿了。”

“不用了,谢谢。”白歆然很客气地道谢,之间的疏离感瞬间蔓延。

她拖着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向二楼。

推开房间的门。

白歆然走进去,缓缓关门。

那一刻,她全身无力地背靠在门板上,双脚发软往下滑,坐到地板上。

她抱住缩起来的小腿,头埋进了膝盖。

单薄的身子此刻那么的落寞,萧条孤单。

清晨的风十分阴凉,缓缓吹入阳台,冷冷清清的房间静谧得可怕,微微的传来她抽泣的声音,肩膀轻微抽着一动一动。

时间流逝,她一个人偷偷地舔着疼痛的伤口,无法自愈,只能忍着痛站起来,继续面对生活。

白歆然的行李并不多,她把昨天穿的晚礼服和珠宝叠整齐放在床单上,拿出她来时的箱子,把衣服收拾起来。

依旧是不满一箱的行李,手中只多了乔旻洲送给她的一瓶小药膏,拖着行李下楼。

客厅下面一个人也没有了。

白歆然知道那些人不想再见到她,不想跟她做最后的告别。

她很平静地走出南苑别墅。

拖着拉杆箱,白歆然走在小道上,眼前一熟悉的身影让她顿住了。

秋姨满脸皱纹,和蔼可亲,眼角是泪,脸上是温柔的笑容。

白歆然放下拉杆箱,上张开双手抱住秋姨。

秋姨紧紧拥抱白歆然,枯燥的手在她背上轻轻抚摸,哽咽道:“歆然小姐……”

“秋姨,什么也别说了。”

“嗯。”秋姨点头,叹息着跟她相拥。

一个从小看着她长大的佣人,成为了她最不舍的亲人。

她不想再哭了,虽然她知道自己的眼泪很廉价,但自己都不珍惜,谁还会珍惜呢?

相拥片刻,白歆然缓缓离开秋姨的怀抱,浅笑着说:“秋姨,等你放假了,我们一起去旅游吧。”

秋姨憨笑着点头,眼泪朦胧:“好,等过节了,我陪歆然小姐去旅游。”

白歆然盈笑地点头:“好,我们保持联系。”

“我让司机送你出去吧。”

“不用了,我怎么来的就怎么走,不要再麻烦别人。”

“你还会回来住吗?”

白歆然低头沉默了片刻,酸涩的笑容变得僵硬,并没有回答秋姨的问题,再抬头,强颜欢笑:“秋姨,我会回来看你的。”

“嗯。”秋姨把头转到一边,偷偷抹掉眼眶的泪珠。

白歆然拖起拉杆沉箱,从秋姨身边走过,秋姨跟着她后面。

就这样一前一后地把白歆然送出乔家大门。

白歆然再也没有回头了,连说再见的勇气也没有,她怕被秋姨看到她不争气泪已经偷偷地滴在下巴处。

天气变得阴冷,突然吹起了北风,拂过白歆然的脸颊,是刺骨的冷。

走了一段路。

白歆然上了计程车。

车子漫无目的地游走在城市的每一条道路上,她把脸紧紧贴在冰冷的玻璃窗上,呆滞的眼神看着外面城市繁华的街景,感觉这一切都跟她白歆然没有关系。

人生就是如此。

感情就像一盘干燥的沙子,她越是在乎,越是用力握紧,沙子就会往她指缝间溜走。

流逝的时间里,给她留下的回忆,并没有太多的幸福,失去也并不觉得有多心疼,只感觉像一个活死人,没有了方向。

天空突然飘起了纷飞雪花。

“哇,这是什么鬼天气?这个时候竟然还下雪,今天早上还出太阳呢,这天说变就变,春天都快来了,还能有雪?”司机喃喃自语。

“美女,外面的天突然降温了,你等会下车要穿件外套。”

白歆然依然沉默着,垂下来的长长睫毛缓缓挑起,看着天空飘着毛绒绒的小雪花,很薄很薄的雪花满天纷飞。

这应该是冬季的最后一场雪了。

她缩了缩肩膀,司机把暖气开大,缓缓道:“美女,你穿得太薄了,我把暖气开大一点吧。”

面对别人的关心,白歆然有了些反应:“谢谢你。”

“不用谢,你已经在我车上坐了四个多小时,我只是好奇美女你要去哪里?”

白歆然才意识到时间原来过了这么久,司机要吃饭,上洗手间,也要休息的。

“你把我送到军校去吧。”

“你是学生?”

“不是,只是报考了助警,在学习期。”

“哇塞,美女你好勇敢。”

“……”
我暗恋的男神竟是个死傲娇白歆然全章节小说章节目录阅读

在夕国,任何阶层的人士都可以考助警,但并没有多人愿意吃这份苦,因为工资低,地位低,难度高,还无法转为正式警察,就是一个给国家军政人员打杂的下手。

考这行的人,那鸡毛蒜皮的工资都不够养活自己,都是靠着一股爱国的心,并没有别的念想了。

军校,又名警校。

里面有各种各样的学生,军人,部队,甚至政要人物,都在这里训练,参加长期、短期等等的学习。

出入这里的人,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不同年龄阶段的成年人。

即便迎面而来一个六十岁老人,都不用太好奇,对方可能是某一个参加短期学习训练的高级官员。

白歆然拖着行李,步入了夕国最大的军事训练基地,里面如同一座城。

进入军校,她还要用零钱坐上便民敞篷车,去往自己学习所在的宿舍。

她们这个班,女宿舍就她一个人,因为其他十几个人都是男的。

回到简陋的宿舍,白歆然看着陈旧生锈的上下床,简单得几乎没有的家私。

并没有怨言。

她放下拉杆箱,开始整理床铺。

放在口袋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她缓缓拿出来,看着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身体僵着,眼神变得清冷。

铃声一直在响,她坐到床上,指尖轻轻划过屏幕,放到了耳边。

她没有出声,手机对面传来尹蕊淡淡的声音:“歆然,你还好吗?”

这关心来得有点唐突,白歆然可以想象到尹蕊是当着乔家某个人的面给她打电话了。

两人的关系本来就已经降到冰点,何必再假惺惺地关心呢?

“什么事?”白歆然淡淡地问。

“我怕你误会,想给你解释一下你离婚协议书上面的字不是我签的,你别想太多了,那只是爷爷耍的小手段。”

“都不重要了,你还有什么事吗?”

尹蕊关心地问:“你在哪?”

“你无需知道。”白歆然冷冷的语气没有半点温度。

手机那头突然隐隐传来安晓的声音:“都说了别给这个白眼狼打电话,好心当驴肝肺。”

白歆然心里微微抽着疼,看来她母亲也跟她生父那样,对她厌恶至极了。

尹蕊:“歆然,你别这样了好吗?我也不曾怪你,现在事情快解决了,我还是你的好闺蜜,除了我,还能有谁愿意做你朋友呢?”

白歆然苦涩地笑了笑,不想再听她废话了,反正自己在别人就是这么一个不堪的人品,宁缺毋滥是她的原则。

想了想,她讽刺道:“尹蕊,我听说你上次临摹的那副伟大作品在某个展会上卖出不错的价格,恭喜你是艺术造诣更是一层楼。”

“歆然,你什么意思?”尹蕊急了。

白歆然轻佻地笑着说:“我都差点忘记了你是一个色艺双全的才女,不但绘画造诣高深,也写得一手好字,临摹手法也是出神入化了。”

“歆然,你有话直说,别含沙射影的。”

白歆然脸色变得暗沉,带着丝丝怒气,冷冷道:“永恒暂时先放在你哪里,你给我保管好,我有空再去拿,你最好别给我弄丢了。”

“……”尹蕊沉默了。

话已经说到这里,白歆然也知道那个女人应该明白她的意思了。

她直接中断通话,把手机关机甩到床头上,站起来继续整理床铺。

-

都说时间会疗伤。

但并不适合每一个人。

一周后。

空旷的监房内,一张橘红色木桌,两张椅子。

阿良一身囚服,笔直的坐姿,脸色严肃,眼睛却无神。

门推开,阿良立刻站起来,肃立行礼。

乔旻洲从走到阿良对面,手上的资料甩到桌面上,眼神像锋芒毕露的刀刃,所看之处,是寸草不生的冷冽。

乔旻洲坐下,阿良依然站立不敢坐。

“坐着说吧。”

乔旻洲神色威严,语气却少了一股力量,像大伤未愈,元气无法复原。

阿良坐下来,紧张地开口:“三少,我是被冤枉的。”

“嗯,说说哪里冤枉了。”

“所有的控诉,没有一条是真的。我一定是得罪了小人,要这样整我,要是让我知道是那个混蛋,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阿良握拳,怒气冲冲,严肃的眼神是愤怒的火焰。

乔旻洲轻轻握拳,搭在桌面上,背靠在椅背上,语气冰冷但微弱,喃喃道:“你能出这个门口再来说碎尸万段吧。”

阿良一怔,看向乔旻洲:“三少,你生病了吗?”

乔旻洲清清淡淡的语气,垂了垂眼眸:“嗯,病了。”

“难怪,说话有气无力的。”阿良中气十足,每一句话都很较真:“不过你也不是铁打的,我爷爷生前是老中医,他说感冒了可以喝点小柴胡感冒冲剂。”

“你确定小柴胡感冒冲剂的是你爷爷告诉你的,而不是从电视广告上听回来的?”乔旻洲也一板一眼地问道。

阿良立刻严肃脸:“对不起,三少,我爷爷在我五岁时候已经走了,但我爷爷的确是老中医。”

乔旻洲微微一怔,两人的对话就是平时的打开方式,不苟言笑却也能闲聊着。

只是阿良刚刚那善意的谎言,让他想到了白歆然,心微微抽痛了一下。

脑海里的思绪很快被他抹去,打开了资料夹,推给阿良,“签字吧。”

“什么?”

“带你出去。”

阿良激动,立刻拿起上面的笔,连看都不看一眼,十分信任乔旻洲地签字,边签边问:“这么快就证明我的清白,还是三少最厉害。”

签完,乔旻洲拿起来瞄了一眼,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浅笑,缓缓道:“你就这样签了,不看看内容吗?”

“你不是说出去吗?”

“带你出去上刑场。”

“……”阿良吓得眼珠子都瞪出来了,下一秒紧张地夺过乔旻洲的资料夹,认真细看。

才发现乔旻洲逗他的,明明就是保释文件。

保释?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