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宣琬沈怀铭知乎小说-吃馒头的公主小说精彩内容阅读

时间:2022-5-19 作者:admin

赵宣琬沈怀铭知乎小说-吃馒头的公主小说精彩内容阅读

等赵静儿抗议无效被强行灌了药,沈怀铭也满头虚汗面色清白的被人抬了进来。

两人身上血腥味重,陈女官恰到适宜地递了方帕子给我挡鼻。

刚一进门,沈怀铭就对我破口大骂:「贱人,贱人,你这样对我,我们整个沈家都不会放过你!」

陈女官嘴毒道:「看来这刀子匠手艺非凡,驸马丢了命根子还能这样生龙活虎!」

我忍不住嗤笑:「那是自然,我让秦翀找的可是经验丰富的老师傅!」

沈怀铭不理我俩的嘲讽,看到赵静儿脸色苍白,他心疼得不行,「静儿,你怎么样静儿?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赵静儿气若游丝,满脸泪痕:「怀铭哥哥……孩子,孩子没有了……」

「找宣琬你这个毒妇!你连自己的亲妹妹都不放过,你你你……」沈怀铭气得吐出血来。

陈女官笑道:「驸马真是愚不可及,到现在还是维护二公主。不过也多亏驸马瞎了眼,连谁是自己的救命恩人都认不出,这才让二公主捡了垃圾,省的祸害大公主。」

之后又冷冷道:「驸马,你沦落到这个地步可怨不得旁人,怪只怪你是个没脑子的蠢彘!」

看来陈女官实在是忍耐已久,怨气冲天!

沈怀铭懵了:「什么意思?」

我冷笑道:「本宫帮驸马盘一盘,驸马之所以认定当初救你的人是赵静儿,一是因为本宫那日自称叫静儿,二是因为丢了一枚玉佩刚好被你捡到,但后来你找赵静儿完璧归赵时,她并没有否认对吧?」

沈怀铭下意识地看了眼赵静儿,但赵静儿避开了他的目光。

我笑:「驸马可知,那块玉佩是伍匠师的手笔,他这个人的怪癖是会把自己的名字刻进玉的里面,只有透光才能看见,也是一种风尚,可惜别的匠人都没他做得好。」

我决心让沈怀铭当个明白鬼,拍了拍手,秦翀立刻捧着那块玉佩上前。

早在他们罚跪的时候,我就让秦翀去了趟二公主府,取了这枚玉佩过来。

沈怀铭指尖微微发颤地拿起来。

我又支使秦翀:「把灯给他拿去。」

沈怀铭将玉佩凑在灯前,我好整以暇地问:「看见什么了?念出来。」

沈怀铭声音颤抖,一字一顿道:「寅申年、七月初七、赠、嘉阳……伍。」

他抬起头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又去看赵静儿,好像要背过气去。

这个时候赵静儿脸上的怨毒再藏不住,我漠然看着她,说:「你看看你,真是不听姐姐言吃亏在眼前,本宫记得小时候就跟你说过,既然要当伺候人的角色,就要把伺候人这份工作进行到底,不要太不敬业了,半道出家当人姘头,落得什么好?你是不是恋姐夫癖啊?小妹,你心理变态。」

赵静儿面对我的奚落冷笑起来,反问我:「你反倒来问我!赵宣琬,这么多年你把我当成人过吗!你让我当你的奴婢时,可有想过我是你妹妹?」

我叹了口气,说:「事到如今本宫也就不瞒你了,说实话,没有,一点都没有。」

赵静儿瞪着我。

我接着说:「不过呢,本宫当时想,要是你生性确实只是怯懦一点,不像你娘那样算计人,本宫就算不能把你当妹妹,也能把你当一个陌生人,好歹给你该有的东西,结果你让我很失望。在掖庭散布流言、诬陷我行巫蛊之术、故意中毒说是我干的……这些就罢了,歆瑶十二岁时被推下锦鲤池,也是你做的吧?」

赵静儿不做反驳,沉默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有没有在后悔,后悔自己千万算计却落得这个下场。

我摆了摆手:「本来父皇知道你俩的事,立即就要处死你俩,但本宫替你们求了情,父皇才勉强同意留你们一条命。」

沈怀铭和赵静儿抬头看着我,不相信我会这么好心?

我说:「秦翀,把你的刀拿来给驸马用一下。」

秦翀闷声闷气道:「不给,我怕脏。」

我好气又好笑,瞪他一眼,他才不情不愿地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丢到沈怀铭身前。赵静儿拿起另外一把,惊疑不定地看着我。

我这才笑道:「君无戏言,留且只留一条命,不如你们商量一下,留谁的命?」

我话音未落,沈怀铭忽而暴起,一刀捅进了赵静儿的心窝。

可怜赵静儿还在犹豫,就被自己那半真半假的情郎了结了性命。

沈怀铭杀了她,疯癫似的笑,跪着爬到我面前来,真像个疯子:「宣琬、宣琬……你看我,我杀了她,我替你报仇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姐夫”事件后,新郎微信头像更换,姐姐的反应更是“狠

“姐夫”事件后,新郎微信头像更换,姐姐的反应更是“狠毒”!前段时间,事件在网上闹得沸沸扬扬,新婚当天,婚礼现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