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高速路口抢人背后的真相 用工焦虑疫情围困

时间:2022-5-20 作者:admin

苹果正在高端机型上展现出绝对的统治力。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1年苹果在售价400美元以上高端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了自2017年以来最高的60%。为应对产能需要,苹果最大代工厂富士康比往年更早迎来了用工高峰,于是在5月初传出了“高速路口抢人”新闻。

富士康高速路口抢人背后的真相 用工焦虑疫情围困

5月,郑州富士康一度因在“高速路口抢人”上了热搜。作为全球最大的iPhone生产基地,郑州港区富士康近期迎来了“解封”。相比于往年暑期才开始,招聘季已经提前到来,扩招持续进行中,富士康的招工返费额度也持续攀升。

不久前,美国科技股暴跌,苹果公司股票也在5月11日当天跌幅超过5%,市值从全球第一宝座跌落。但iPhone手机依然备受市场的欢迎,在高端市场苹果的份额达到了60%以上。这让苹果产业链上的企业也跟着一起“喝汤”。

在郑州港区富士康,很多员工每天必经的招募中心,一辆辆大巴车运来一批批求职者。他们会被送上iPhone 12、13系列的产线,甚至可能作为iPhone 14系列的储备工。然后,两班倒,每天工作“8+2”十个小时及以上,确保苹果iPhone能够从这里源源不断地寄往全球。

富士康的用工焦虑

一个多星期前,富士康郑州航空港厂区“解封”了。

之前,由于出现零星疫情,郑州航空港厂区实行了一段时间的“只进不出”封控措施。期间,相关产品并没有停产。

该厂区的一线工人杨晓萌告诉《财经天下》周刊,疫情出现后只是封了关联的宿舍楼,工厂内则支起了隔离带,从宿舍区到厂区只留有一条通道,每天都有防控服务人员拿着扩音喇叭维持秩序。

杨晓萌已经几个月没回家了。尽管她就是本地人。“之前是工厂封闭回不去,”然而待工厂解封后,“又赶上社区疫情防控政策收紧。”

郑州是富士康为苹果代工iPhone最大的生产基地,每年全球约一半的苹果手机都出自郑州的富士康工厂。在郑州,富士康共有三个厂区,其中航空港厂区(又称港区富士康)是组装苹果iPhone的主力厂区。

基于iPhone 13系列热销的状况,今年郑州富士康负责iPhone成品组装的数位产品事业群(iDPBG)招工工作比以往开展时间都要早。2月4日,正月初四,春节假期还没结束,郑州富士康就启动了内推渠道。开展时间比2021年提前了近半个月。

富士康为应对生产高峰,实行内推和返费招聘制度。员工每拉一人进厂且在职满月后,就可以得到500元的激励金。新职工则在满足了在职90天出勤55天的特定工时后,也会得到数千元乃至上万元的返费奖励。返费的高低,很多时候直接反映富士康的“缺人”程度。

今年2月4日,最初的返费额度在6800元到7500元。但仅两天之后,该数字进一步提高至8000元。杨晓萌2月底进入港区富士康,最近一个多月以来更是连续高强度工作,而从她搬入至今,10人宿舍始终空着两个床位。高额返费提前到来,但仍存在用工缺口,显示着今年招工的不易。

在这之后的5月,郑州富士康再次因在“高速路口抢人”上了热搜。但其实真相是,由于用工需求大,同时配合疫情防控管理需要,郑州富士康iDPBG事业群特地安排了免费大巴在高速收费口接驳点,接送求职者前往港区富士康报到。不过,此招聘服务行动并未持续多久,很快又因疫情防控需要暂停。

不过,在近日港区富士康解封后,杨晓萌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富士康的招聘工作也迅速恢复。在她上工每天必经的招募中心,又经常可以见到一批批新到的求职者。

另一名富士康工人则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返费都到9500元左右了,进出几千人都正常”。而往年,只有在七八月份,苹果赶制下一代新品iPhone时,返费额度才会达到万元上下。

一位接近富士康的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印证了用工需求大、继续扩招的说法。“今年订单本来就多,再加上到6月马上又会有一大批人达到返费奖励条件,拿完钱就离职,一线工人缺口仍然很大。”

尽管在返费锁定期满后,富士康还会提供续约条件,但大多数人到时还是更倾向于“提桶跑路”。曾多次进出富士康的曾凯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正式工工作辛苦且待遇不高,除了返费季,来富士康工作没有什么吸引力。进进出出是常态,他认识的有人已经进出富士康十几次。

不出意外,杨晓萌会在6月初拿到她的返费奖励。她早已打定主意,届时将离职。“这个工作不适合长做。”

苹果的订单转移

但不管怎么说,富士康还是比往年更早迎来了用工高峰。

根据上述接近富士康人士的说法,主要是因为疫情原因多地工厂面临不确定性,今年很多苹果订单都转到了郑州这边。

3月,深圳疫情迫使富士康暂停了龙华厂和观澜厂区的生产。作为iPhone另一大制造阵地的深圳两大厂区的停产,让富士康不得不紧急做生产调配,郑州富士康作为备援厂区承接了部分生产任务。

次月,苹果的第二大组装厂,和硕昆山厂区和上海厂区也因当地疫情形势短暂停运。遭遇到同样停产问题的苹果代工厂还有纬创。

上述人士称,苹果虽然在推动富士康在海外的布局,例如印度工厂,但运营和生产情况比想象中更糟糕。“印度只能负责一些中低端iPhone的组装,当地的疫情叠加当地工人的低效,无法承接iPhone 13系列等高端iPhone的生产任务。”高端iPhone的订单还是以国内代工为主。种种因素,最终导致富士康的iPhone生产重任在肩。

但苹果的订单转移,加剧了郑州富士康的人工缺口。

杨晓萌所在车间主要生产的机型是iPhone 13 Pro。她的工作内容是打螺丝。差不多也是在3月以后,她感觉工作强度明显加大。在4月厂区出现疫情封停了个别宿舍楼后,加班情况愈发严重。

杨晓萌所在的车间已经满负荷运转一个多月。已经连续加了一周夜班的杨晓萌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平时工时是8小时,但最近一个多月以来每天工作要求至少是10小时,她最近的夜班是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的7点半。此时,第二天早班的同事们已完成工作接手。

连轴转的高强度工作,被她归结为,“干了吃,吃了睡,睡了干”。

根据市场报告,2022年第一季度,华为、苹果、vivo、OPPO、小米几大品牌仍然领跑5G手机市场。苹果5G手机市占率以17.4%的份额,排在第二位。但在该季度中,苹果的5G机型,以超过20%的增长,位列品牌新增市占率头名。其中,市占率增长最快的TOP机型中,前五位均为iPhone,分别为iPhone 13、iPhone 12、iPhone 13 Pro Max、iPhone 13 Pro,以及iPhone 12 Pro Max。

苹果在高端机型上展现了绝对的统治力。Counterpoint数据显示,2021年苹果在售价400美元以上高端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了自2017年以来最高的60%。

在旧旗舰席卷市场的同时,新品iPhone也已经进入试产阶段。根据《财经天下》周刊的了解,每年新一代的iPhone生产都要先度过产能爬坡,按照苹果往年的生产周期,下一代iPhone 14系列的生产工作同样也需要提前至少3-4个月进行背后,7、8月份会到达产能冲刺阶段。杨晓萌听闻,iPhone 14已经有车间开始生产。另据市场消息称,苹果将于今年9月13日举行秋季新产品发布会,发布iPhone14、Apple Watch8、AirPods Pro2等多种新产品。

上述接近富士康人士认为,基于苹果目前的产能顾虑,今年iPhone 14系列的备货工作已经可以预见提前了至少两个月。

而其预计,iPhone 14备货量也会在上一代3000万部的基础上有所提高,以应对突然而至的供应链风险。

最好的一季

富士康的生产已经提前迎来旺季。

这在富士康最新的业绩上得到充分体现。2022年第一季度,富士康母公司鸿海集团收获了2014年以来最高的一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富士康创下了8年来的新高,营收约3200亿元人民币,利润也达到近6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达到5%,斩获了超市场预期的表现。

除了iPhone 13系列的热卖,上述分析人士认为,3月和4月,大面积的供应链工厂关停,导致苹果多类产品供应紧张。“虽然富士康深圳两大工厂被迫停工了一周,但其他竞争厂商受到的影响更大,比如和硕在上海和昆山的厂区停工了两周以上,还有一些工厂甚至停工数周。”

以新款MacBook Pro为例,5月以来出现了大面积缺货,发货日期大幅延期。有媒体报道,在苹果国内200多家供应商中有近一半近期受到疫情影响。近期,苹果宣布停产音乐播放器iPod,除了这个品类本身的不振,很大因素也是因为受到供应不足问题的影响。

MacBook产品的主要制造商广达和iPad的制造商仁宝,受到疫情关停影响,4月份的营收环比均有超过40%的下滑。

根据月度经营业绩,全球第二大iPhone组装厂和硕4月营收1150亿元,较3月锐减逾35%,同比下降19.3%,这是该公司2021年3月以来最差的一次月度表现。和硕的iPhone生产份额目前仅次于富士康,也是富士康苹果手机订单最直接有力的竞争者。

同期,富士康母公司鸿海公布的业绩显示,4月营收4865亿元(新台币),虽然环比下降4.13%、同比下降2.8%,但收入表现其实是仅次于2021年4月的次高水平,仍优于公司预期。

一位行业分析师对《财经天下》周刊表示,相比于竞争厂商,富士康受到疫情影响有限,原因在于它庞大的布局,在大陆拥有40多个园区,多产地的布局分担了风险。“不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增强了富士康如今的风险应对能力。

随着工作强度提升,用工需求的增加,富士康招工奖励待遇也逐渐走高。

多地富士康厂区,派遣工待遇均存在不同程度的上浮。西南地区富士康某工厂的派遣工月工资加补贴已经超过5000元。该地区富士康员工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入职时间越长,给予相应的梯度奖励越多,超过150天会直接奖励1500元。

行情变化之快,让第一次进入郑州港区富士康流水线的曾凯愈发感觉到待遇不公。3月,他刚进入富士康的时候,签订的返费还只有8000多元。最近两个多月,他看着这个数字逐渐从8000元提升到8500元,最高到了9500元左右。

“活干的最多,最后离厂拿到的可能最少。”他感觉自己提前入职吃了亏。“(返费)最高的时候能到13000元。”

到下个月离厂,杨晓萌能拿到的返费可能只有8000元不到。封控管理期间,每每躺在床上休息的时候,总是会想“赶快逃离”这个地方。“已经坚持了这么久,提前走拿不到返费,白忙活一场。”是她给自己的安慰剂。

辛苦三个月,来换取几万元的报酬。对于这些富士康打工人来说,永远都是一味心理按摩的良药。

“富士康这个地方就是那种,我来了就想走,但是明年有返费我可能还是会回来的地方。”杨晓萌对《财经天下》周刊说。

工人来了又走,但富士康始终运转如常。“富士康对于苹果的重要意义会进一步提升。”一位手机行业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富士康在帮苹果化解产能危机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它也交出了最好的业绩成绩单。

该人士表示,产能危机下的临场调配能力,进一步展示了富士康较长一段时期内的不可替代性。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