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深情永不负》小说在线阅读-闻黛薛以舟小说

时间:2022-5-20 作者:admin

《唯有深情永不负》小说在线阅读-闻黛薛以舟小说

痛。 

铺天盖地的痛楚朝她袭来。

闻黛护着肚子,被屈辱地压在落地玻璃窗上,脚下是撞得跌落在地的灵位,上面清晰的写着她父亲的名字。

她拼命地挣扎,“不行!”

“不行?”薛以舟英俊的面孔上尽是轻蔑,“你这么骚,一天没有男人弄,受得了?”

“今天是我爸的忌日,他牌位还在这里,求你让我收起来……”

“呵,那不正好,让那老畜生一起看看。”

耳边喘息声越发粗重,男人像头野兽,闻黛疼得双腿都在颤抖,心头止不住的悲凉。

她喜欢薛以舟整整十个年头了,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对方却对她不假辞色,反而爱上了她的表妹吴袅袅。

两年前,吴袅袅要动一场小手术,由她爸爸亲自操刀,她从旁协助,本来十拿九稳的事,没想到最后却出了意外。

手术失败,吴袅袅失去生育能力,她爸爸事后因为愧疚跳楼,这件事就再也说不清了。

后来薛以舟不顾所有人反对,强行娶她为妻,夜夜折磨。

他对她毫不怜惜,让她两年流产五次,要她偿还欠吴袅袅的债。

他总觉得是闻黛为了嫁给他做的手脚,可闻黛发誓自己没有!

她解释了一次又一次,薛以舟根本不信!

腿间的疼感愈来愈重,闻黛苍白着脸,直觉承受不下去了,好在要倒下的前一秒被松开。

薛以舟整理完西装裤,坐到在沙发上抽烟,烟雾被恶意地喷到她脸上,她捂着嘴咳嗽个不停。

由于今天穿的是连衣裙,一咳嗽起来,裙摆微动,难免显出粗壮的腰身。

前者眼眸里流露出一丝怀疑,沉声问,“你是不是怀孕了?”

前五次流产中,有一次她已经三个月肚子了,最后还是被拽着去打掉,薛以舟对她的狠,早已刻骨。

闻黛浑身一凛,飞快地答,“不是,我只是最近吃太多,长胖了。”

借口如此拙劣,薛以舟又怎么会信,他调笑地勾起唇,“哦?也好。”

好什么?闻黛心里浮起不安,还没等她开口,“啪嗒”一声,一份文件被轻掷在眼前。

男人用低沉好听的嗓音,不容反驳道,“签了吧。”

她艰难地蹲下身去捡,看到首页几个大字时一阵晕眩。

这是一份……移植手术同意书!

闻黛几乎是眼前一黑,上面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写着,要她在三天内把一侧的肾转移给吴袅袅。

吴袅袅,又是吴袅袅,对方的肾是先天性问题,当初就是为了这个找她父亲做的手术。

现在,又要逼她……

可她有了孩子--

“以舟,以舟我这阵子身体不好。”

“身体不好?不是没怀孕吗,没病没灾的怎么就身体不好了?我不记得你是个病秧子啊。“

“闻黛,别忘了,这是你欠袅袅的!”

闻黛哽塞:“……欠她的,我会弥补。我只求你,再给我四个月的时间……”

“不行,我一天也舍不得让她等!”

薛以舟居高临下瞧着她,闻黛浑身颤抖,后知后觉明白过来,他就是想逼自己承认而已。

她抖着唇开口,“我确实有孩子了,之前流产太多次,医生说我应该是最后一次怀孕。求求你让他平安地生下来,这也是你的孩子啊以舟,你怎么舍得这样对他?!”

“闻松山怎么舍得对袅袅下手,我就怎么舍得对他!”

闻黛的下巴被他一把捏住,男人的厌恶根本毫不掩饰,“你扪心自问,你这种女人配当我孩子的母亲吗?怎么,还想教出个小恶毒胚子来?”

“不,别这样说我们的孩子……”闻黛虚弱地回。

“闭嘴!”薛以舟满身戾气,看着女人秀美的面孔,恨得牙痒痒。

“打胎或者早产,自己选一个,明早我要在医院看见你,不然后果自负。”

男人一脚将地上的牌位踢开五米远,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闻黛珍惜地把它抱进怀里擦干净,重新摆好,泪水却无论如何都控制不住。

她知道,这个威胁不是说说而已,门口已经安排了十几名保镖轮流把守,她插翅难飞,即使有幸跑出去,以薛以舟的势力,哪怕逃到天涯海角,也能将人找出来。

她根本别无选择。

半夜时分,她翻开联系薄打电话,“喂,请问是王主任吗,我是闻松山的女儿,我想问问能不能帮我催产。”

王主任是她爸爸的老同学,妇产科的专家,在信号另一端苦口婆心地劝着,“你确定吗?这才六个月多,子宫壁那样薄了,你也是学医的,应该知道这事对大人和孩子伤害都大啊。”

“我确定的,您帮帮我!”

“唉,真是作孽,那你明天过来吧。”

次日一早,薛以舟破天荒地陪她一起,闻黛一路直奔妇产科,王主任已经安排好了床位,主刀医生在手术室外候着,只要进去就能开始。

可当她看见那医生露在外面的眼睛时,却怎么都动弹不了。

“吴袅袅?”她惊疑不定。

“是我。”对方摘下口罩,面貌温柔,话却富有深意,“姐姐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地给你开刀的。”

吴袅袅从来都不是善茬,小时候家境困难,生父是赌徒,因着亲戚关系,闻松山曾将她接过来一起养,她频频争抢闻黛的东西。

事发后,薛以舟搞垮闻家的公司,不肯让闻松山出殡时,闻黛曾经跪着求吴袅袅看在往日的情意上说些好话,至少要让人入土为安。

后者不仅大笑着拒绝了,甚至直接用语言奚落她,称闻松山是短命鬼,活该死了,即使葬了她也要挖出来鞭尸。

想到往事,闻黛步步后退,“不,我不要她给我做手术!”

吴袅袅挥退护士,不怀好意地凑过来,一字一顿道,“真是风水轮流转,想不到吧姐姐,几年前你才是人医备受瞩目的新星,而我只是个不起眼的实习生。现在呵呵,你都几年没碰过刀了吧?”

“你要怎么样?”

“不怎么样。”吴袅袅瞥了眼她的肚子,好整以暇地从托盘上拿了一把擦拭的闪闪发亮的剪子,扬了扬,“就是想把你和你废物爹送我的礼物,还了而已。”

礼物……

想到这话里真正的含义,闻黛打起寒颤,马上就懂了:她想害她的孩子!

趁着还有机会,在场人也不多,闻黛撞开刚拿着东西回来的护士,惹得人家连连抱怨,她充耳不闻拔腿跑出手术室。

薛以舟仍留在外面跟下属说话,见她贸贸然地冲过来,剑眉一蹙。

“搞什么?”

“我要换医生!”

“现在换医生?别发疯了。”

眼见说不通,闻黛扑过去抱着男人的大腿,泪流满面,“我真的要换医生,主刀的是吴袅袅,她不怀好意,想害我!”

她可以不顾自己,但不能不顾孩子!这是她唯一的孩子了!

吴袅袅跟出来,在旁边委委屈屈地说,“以舟,姐姐是不是误会了?其他擅长的医师都忙,我好心好意安排出时间,唉,要不这手术我看算了吧?”

薛以舟脸上闪过不耐烦,一脚踹在她心口,言语冰冷无比,“不知好歹的东西,抬都要给我抬过去!”

他一声令下,当即有人控制住闻黛的四肢,不管她如何挣扎尖叫,生生地将人拖进了手术室。

麻药打入身体,闻黛眼前渐渐模糊,最后的念头回荡在脑海:宝宝对不起,妈妈没有护好你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ms173@126.com 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今日推荐

【2023.11.22】白鹿和张凌赫?宋祖儿在干嘛?王鹤棣私下脾气?演唱会批的歌不允许唱?最近收视率比较好的剧?_The_朋友_身高

点击全文阅读 原标题:【2023.11.22】白鹿和张凌赫?宋祖儿在干嘛?王鹤棣私下脾气?演唱会批的歌不允许唱 […]